◆》】文創動能【作家俱樂部】《◆

~>▼最強潮青作家原創新代文學領域▼<~
 
首頁常見問題搜尋會員註冊登入

分享 | 
 

 (生命的掙扎) 第一卷< 榕樹下的小路> {第一章} 逃難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田舍Idyllic Life



文章數 : 12
注冊日期 : 2012-04-12

發表主題: (生命的掙扎) 第一卷< 榕樹下的小路> {第一章} 逃難   周六 10月 20, 2012 2:05 am

第一 榕樹下的彎彎小路



(一章) 逃難



清晨,寒冷而又下著濛濛細雨,慘淡的天色籠罩這片土地。

然而在戰爭中,婦女和兒童受打擊最嚴重和脆弱的一群。

逃難是最痛苦的時候,是最容易撩起往事的時候



夜幕低垂,劉正男手拖著女兒婷婷走過深圳河上的條小橋妻子葉梅林背著出世不久的兒子,他們靜靜地避過遠的日本哨兵,匍匐著走過了這條中英分界河的小橋。當他們快要走到對岸的時候,突然一道強光劃破長空,把劉正男和妻子葉梅林嚇得後退了幾步。“快,快跑過來。”不知從哪兒傳來聲音,劉正男也不管那麼多了,他催促著妻子快跑過河對岸。

剛踏上國土,有個男人走過來把他們按下。“別動,日本的哨兵發現了你們。”他的話沒說完突然一陣槍聲嚇得這一家人馬上趴下槍聲後河邊有如一片死寂,連他們的呼吸聲也聽不到。“老婆你沒什麼嗎?”劉正以為老婆中了槍因為他老婆一動不動的躺在地上小兒子小川在她的背上哭了起來兒婷婷也被這黑夜恐怖的槍聲嚇得閉住了氣,顫抖著抱緊爸爸的手臂。“朋友,別站起來,敵人在注視著我們的動靜。”又是一條光束劃破長空,深圳河兩岸的景物隨著這條光束清清楚楚地在眼前顯現。看到崗哨上日軍的槍頭正對著這邊瞄準,氣氛非比尋常。

躺在他們身邊的這個男人一身絨裝打扮,他臉上滿是污泥。他的表情痛苦地捂住小腿,血了出來,把劉正褲管染得通紅。劉正男用手去摸了一下濕潤的褲管然後放到鼻子聞,一股血腥撲鼻而來。感覺到女兒動也不動的躺在他懷裡,以為是中了槍你怎麼了?”婷婷動了一下。“爸,我沒什麼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等照明彈的光束慢慢地熄滅,軍人想站起來看日軍哨兵的動靜可是當他挪動自己的腳的時候,腳不聽使喚,並且感到一陣劇“老鄉,我的腳受傷了,還流著血。你能把我的襯衫的袖子扯下一塊布嗎?”劉正男怕得手忙腳亂,他用力下幾下,可是總是扯不斷。他心生一計,他把袖口用力一拉,袖子應聲被他扯下了。包紮好,但血還是從傷口滲出血水。

天空陰沈多雲,一米外的景物完全看不清。劉正男壓低桑嗓子對妻子說:“阿梅,你拉著我的手,天黑得伸手不見五指,怕你走失。”

天空不時閃著電光,然後雷聲由遠而近。軍人把槍當作拐杖他用盡全力地撐著槍桿子站了起來“你們準備去哪裡?國內到處也是戰火,日本人已經把整個廣東省也站領了。”劉正一臉妄然。“我也不知道我哪裡你說國內還有個安全的地方嗎?那人皺著眉頭,一拐一拐地走了幾步。“我是軍人,我現在和軍隊失去了連絡,昨夜的一場追擊戰把我們擊垮了,日軍佔了大鵬灣,他們也許會向這邊打過來,你們要快點離開這裡。”葉梅林有些緊張起來。“阿男,我們不如去淡水那邊看看好嗎?聽說很多香港人都逃往那邊去了。”“對呀!有戰友告訴我那邊還有人在做買賣,看來這地方可以考慮。”劉正點點頭,聽了這軍人說了就更有信心。“我正有此意,那我們快走吧!



他們沿著淡深公路向著淡水方向走去,然而沿途已經嗅到一股難聞的氣味,但天黑得什麼也看不見。突然天下著密集的細雨,寒風又呼呼襲來,他們一家人緊緊地走在一起。也不知走了多少路,只見東方露出魚肚白,他們累得想坐下來歇歇。可是地上濕漉漉的,而且又很寒冷,所以他們繼續走。



天剛濛濛亮,雨停了,田野上有人在尋找食物。已經是四月了但為什麼還這樣寒冷呢?怪不得古人說“未到五月節,寒衣收不得。”往年南方早己經開始熱起來了但今年的杜鵑花還不開花。老天爺不知是否在作弄他們,快五月了,可還有冷風南下。

難的人在飢寒交迫到處找食物,山上、地裡,總之能吃的他們也拿來吃人們在地裡找花生幼芽、找蕃薯秧。他們挖了一袋子就在溪邊洗淨,用罐頭鐵罐煮熟就吃起來。管它好不好吃,填飽肚子就算了。



“爸,我肚子不舒服。”說完她又要大便了,連小兒子也在拉肚子。幸好葉梅林早有準備,她帶了幾盒保濟丸給女兒吃了,她才止住了肚瀉。

他們還沒到沙灣,突然村民打起銅鑼來,並且快而急的銅鑼聲催得人也緊張起來。不斷有人邊走邊叫“日本鬼子來啦!快逃往山上。”劉正男雖聽不懂他們說什麼?但看他們的表情就知道不妙了,他牽著葉梅林往山上跑去。突然炮聲隆隆,這時逃走的人更亂了。人們拖男帶女在田野上亂竄,劉正男和梅林就這樣被逃難的人沖散了。

丈夫在人群中尋找妻兒,這時日本人已經把逃跑的人攔截,在混亂中葉梅林看見河邊有一片濃密的竹林,她心生一計帶著兩個孩子迅速躲進竹林裡。婷婷嚇得連哭也不敢哭。葉梅林緊抱著兒子,誰知兒子竟然哭了起來,葉梅林馬上扯起衣服把奶頭塞到兒子的嘴上,孩子不哭了。

日本兵扛著槍走過去,嘰哩咕嚕在大聲咆哮。那日本人指著劉正男,叫他把手放在頭上蹲下來。“你,他媽的還想跑?”他一槍就打在他的腳上,劉正男應槍倒下。那日本人看見很多人都往山上跑,他撇下劉正男正想上前去攔截,這時山上的游擊隊神出鬼沒地出現,但由於有大多的中國人在亂竄,他們不敢亂開槍,只好和日本兵肉捕。日本兵見勢不對也只好撤離。可由於有很多受傷的群眾,所以游擊隊只好把他們抬到安全的地方。

一場小形的戰爭結束了,走上山躲避的人陸陸續續地回到自己的家。但有一個日本兵來不及和他的隊伍同時撤走,他看見田野裡空無一人,他探頭探腦地走了出來,這時他看見有一個年輕的女人坐在樹下餵奶。那日本兵見色心起,他走過去用槍挑起她的衣服,孩子還含著媽媽的奶頭在吸吮奶水。孩子回過頭來呆望著這個陌生的日本兵,奶頭從孩子的嘴裡滑了出來,這年輕的女人的乳房被日本兵看到,他就哈哈大笑起來。他再看了看這女人,樣子也挺不錯,見獵心喜,正想有所行動之時卻遇見了剛從山上下來的幾個男人,他們救了這婦人並活生生地把這日本兵打死了。


葉梅林躲在竹林裡,突然一個炮彈落在她們不遠的河上,炮彈炸開,一聲巨響把葉梅林嚇暈了。不知過了多少時間葉梅林才慢慢甦醒過來。這時世界好像靜止了似的,外面一點動靜也有。以為懷裡的兒子死了,女兒也眼睛。這一切情景讓她以為是世界末日,淚水泉湧般流了出來。許久,女兒突然睜開眼睛看了一下媽媽,然後哭起來。兒子也被姐姐的哭聲吵醒在啼哭,她這時不知是驚喜還是在做夢,原來孩子們還活著。

又過了好一會,她背兒子牽著女兒攝手攝足地探頭看了看外面,荒野上一個人影也沒有。大膽地走出竹林,在空無一人的荒野上大聲叫喊丈夫的名字,可是得回來的只是回音。



濛濛細雨還在漂泊,慘淡的天色籠罩這片土地。婦人哭聲嚎天,但在這兵荒馬亂的時候,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她們母子三人只好的孤獨地向前走了。過了沙灣,他們向著龍江方面走去,途中突然有人在叫她。“大嫂,你現在去哪裡?葉梅林回過來,看見一個婦人和一個小男孩向著他這邊走過來。“丈夫在沙灣被日本人打死了,留下我們母子倆人,我也不想活了。葉梅林好像遇到了救星一樣,她悶在心裡的話沒有人傾訴,現在遇到了她,她們兩個人好像久逢知己,她們把心中的悶氣都對對方說出。“我也正在尋找丈夫的下落,我們也是在沙灣被逃難的人衝散。那婦人抺乾淚水,她看了看這三母子,背上的嬰孩這麼小,她覺得比她更慘。“你現在去哪裡?”那婦人問道。“我也不知道,聽那軍人說淡水那邊有很多香港人在避難,我想去那邊看看。”那婦人也同意她的看法,於是她們就一起走了。

兵荒馬亂人生路不熟,她們的確需要別人的安慰。葉梅林知道需要互相扶持,所以葉梅林提議大家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你去哪裡我們也去哪那裡。不如我們一起去淡水好嗎?這樣大家也有個照應?“我丈夫死前他也提過淡水這個地方,我們就一起走吧!”。



淡水離這裡只有幾十多公里路,要是日夜不停地走,最快也要走一天一夜。帶著小孩子,沒有二天也不行。她們邊行邊在附近找食物,不論是什麼,只要能吃的就好。

戰爭帶給人民的災難真是無法去形容,婦女和兒童所受的傷害也最大。日本發動侵略戰爭以來,葉梅林的一家已經支離破碎。他們沒有家園,夫離子散。



葉梅林回想起來,丈夫雖然也只是一間酒店工人,他們一家四口本來生活過得很安定,可是日本人來了,丈夫失去了工作,他們也是為了兒而冒險潛回內地避難,可沒想到會失去丈夫的蹤影。而那婦人比葉梅林更悲慘,她的丈夫本來想為兒子的安全著想避開日本人,但竟想不到自己會始終死在日本人的手裡。留下孤兒寡婦,中國人痛恨日本人是從這場戰爭中開始。

天空吹來了一大塊黑雲,剛晴朗了半天,下午天又黑了下來。寒風細雨毫不憐憫這些走難的人,她們日以夜計地向着那軍人的叮囑過的地方前行。

她們是在逃難中結識的難胞,逃難中人最有情宜。走了大半天葉梅林才問婦人叫什麼名字。“我叫吳蓉,街坊鄰里的人都叫我蓉姐。”她的兒子也已經十二歲了,他的媽媽喚他龍仔。

“你叫我劉嫂好了,我丈夫姓劉。”她們從這時起就成了知交,她們一路互相照應著,他們有如兄弟姊妹。

又不知走了多少路?啲啲嗒嗒的雨水陪伴他們,大地鴉雀無聲村落死氣沈沈,偶爾小川哭叫了幾聲,算是點綴著他們的步伐行程。寒風像魔鬼似的無孔不入,滲著雨水,真的把他們折磨得死活不得。

“媽媽,我的肚子餓了。”懂事的龍仔難忍肚子飢餓,他感覺到天旋地轉,肚子咕嚕咕嚕地在向他抗議。葉梅林的女兒婷婷比龍仔年少二歲,她餓得走不動了。“媽,我們究竟去哪裡?怎麼像是有走不完的路?我很想念我的爸爸。不說也罷,女兒一提起丈夫,她的眼淚就洶湧而出。劉嫂,日本人把我們害成這樣。該死的日本應該千刀萬剁,究竟要到何時才把這些該死的日本人趕出去?本來香港人一直也不關心國家大事的,這回的戰爭讓婦孺也知道亡國的痛苦。“這些日子裡,小孩子的確受,飢寒交迫可不知要他們的生命要掙扎到何時?”

從黑夜走到天明,又從天明走到黑夜。通往淡水才不過是幾十公里的路,但她們竟然走了二天二夜還沒到達。

靜得令人吃驚,連附近村莊的狗吠聲也沒有。月亮總是被雲遮掩着,好像每個晚也是那麼漆黑

風呼呼地吹著路邊的樹木,發出可怕的聲音突然從樹林裡傳來幾夜鳥的她們幾母子被嚇得抱作一團

不知走到什麼時候前面的村子魚塘邊有幾株快將枯死的木瓜樹在迷的細雨下,看見木瓜樹上吊着個快要乾枯的木瓜在風中晃來晃去。葉梅林輕聲地對龍仔媽媽提議。“蓉姐,我們過去把木瓜拿下來給孩子們充飢好嗎?”葉梅林踮起腳尖伸手抅來构去也抅,她用力搖了幾下木瓜樹,木瓜果然掉到地上。誰會管木瓜是香是甜,能充飢的就好。龍仔和婷婷兩個小孩子把木瓜吃了,他們才感到肚子舒服了一些。

帶著踉蹌的腳步走過一片水稻田,這時東方的天邊開始泛白。田裡水光影把她們母子的影子深深地印在這滄海桑田中。



“到了,媽,你看前面,不是有大片房屋嗎?這是不是我們要去的地方?”龍仔的臉上稍有點寬容,媽媽吳蓉和葉梅林抬起頭看過去,在濛濛細雨下只見到黑壓壓的一片房屋,沒有一點光亮。

整條大街空無一人,鎮上大部分的人仍然在睡夢中。突然從一間茶寮走出幾個婦女,她們擔着水桶行邊聊,頓時街上好像有了一點生氣。

幾天來的春雨仍然下個不停,地上的濕髒,積水成氹,她們想找個地方坐下也難覓。好不容易才見到間叫「安慶堂」的屋簷下有幾級石階,這裡有簷篷遮擋,她們坐下來歇歇腳。

吳蓉幫葉梅林把背上的孩子抱下來,孩子被弄醒後就哭了起來。葉梅林扯起衣服把奶頭塞到孩子嘴上,孩子不哭了。但是不到一分鐘,小孩子又哭了起來,不管葉梅林怎麼呵護,孩子還是哭不停,並且他越哭越大聲,哭聲打破鎮上的寧靜。就在這時店門打開,屋裡的人把頭伸出屋外看了看,赫然看見門口坐著的婦人在餵奶。店裡的婦人走出來看了看孩子,孩子滿眼淚水的看著她。“孩子有病嗎?怎麼瘦成這樣?”葉梅林呆呆地看著她。“我的奶水不足,他餓成這樣。”她一聲不響地返回店內,不到幾分鐘她又走了出來,並且手上捧著一碗稀粥。“昨夜我們吃剩的粥水我熱過了,讓孩子吃下吧!也許他餓了。”葉梅林和吳蓉不停地在謝謝她的慈愛心。



天空仍然小雨不安的情緒加劇各人的煩悶。店裡的夫開了店門,看見他們仍然坐在門前,男主人上前詢問她們。“你們是從香港來的嗎?你們打算怎樣?”吳蓉滿面愁容地道:我們也不知道,看來我們要找個地方落腳再打算。”店主人打量了她們一下,看見葉梅林懷裡的孩子無力地在揉著眼睛,他同情起她們來。“看在孩子的份上,你們暫時住在我這裡來吧!店後有一間雜貨房,把雜物搬到一邊,也許你們幾個人能住下來,你們看怎樣?”這突如其來的喜悅讓她們大高興了,葉梅林和吳蓉千謝萬謝地向他叩頭。“好啦,好啦!在這兵荒馬亂的日子裡,我也只能幫你們這些了。”店裡的男人把她們迎了進去,把她們帶到後門的一間堆滿雜物的屋子裡打開門讓她們進去。

葉梅林和吳蓉合力把雜物堆在一旁,填出空間。男主人告訴她們裡頭有幾塊木板,借給她們當床睡覺。

吳蓉知道是葉梅林的孩子而讓她們有地方住宿,她把小川當成是福星,所以她母子特別呵護小川。有人說患難見真情是逃難的人特別能體現出來,葉梅林和吳蓉兩倆母子成了亂世之交,她們不分彼此,有吃的也讓小孩子先吃。



店主人這還不止,由於他是淡水這一間唯一的茶寮長期顧客,他特意安排她們到這間茶樓擔水,雖然工資微薄,但總好過到處行乞。

丈夫一直沒有消息,店主人為她在淡水一帶為她打聽,但也打聽不到一點消息息。葉梅林也不敢再打擾人家了,日子久了他們母女三人也就慢慢習慣下來。



雖然她們的生活還是那麼苦,但他們 有一瓦片遮頭也就好了。葉梅林 和吳蓉用這微薄的生活費生活,總好過每天浪蕩江湖來得舒服。葉梅林唯一不放心的就是把兒子留在家,讓這兩個小孩子看顧,她擔著水也在惦記他們。吃不飽的她一天天地瘦了下去,奶水更加不足。小川由於營養成了問題,所以也體弱多病。的心突然閃過小川會死在這餓寒交迫下的念頭,非常害怕兒子活不了。為了小川能活命,她在自我掙扎好不好把他送給這裡的人,讓他有一條活路。
回頂端 向下
 
(生命的掙扎) 第一卷< 榕樹下的小路> {第一章} 逃難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文創動能【作家俱樂部】《◆ :: ◥∫∮田舍Idyllic Life‧尊區∮∫◤ :: ~<》田舍Idyllic Life‧專區《>~-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