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創動能【作家俱樂部】《◆

~>▼最強潮青作家原創新代文學領域▼<~
 
首頁常見問題搜尋會員註冊登入

分享 | 
 

  (生命的掙扎) 第一卷<榕樹下的小路> {第七章} 山村學校原來很美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田舍Idyllic Life



文章數 : 12
注冊日期 : 2012-04-12

發表主題: (生命的掙扎) 第一卷<榕樹下的小路> {第七章} 山村學校原來很美   周二 10月 30, 2012 10:45 am

(第七章) 山村學校原來很美



『小川很喜歡這裡春天,春雨迷濛,

大地像籠罩了一層簿紗,

那桃花緋紅和簇簇如雪的李花掩映在那霧色的園林裡很迷人。

象山中學就在花叢中拔起,花海包圍着這所古老的學校,

孕育着農村的新一代。



開學了,小川和純然背著鋪蓋卷,他們一腳踏進這所中學大門的剎那間,誰知道這個村裡娃的身心已經發生了多麼驚人的變化。
  村裡出個中學生不容易啊,更何況是一個農村的娃子。說起小川的家,除了那幾間連豬舍也不如的瓦屋還有別的什麼?他媽一早摸黑也有做不完的農活但也不能溫飽。現在竟然出了一個中學生,是村裡的青年人夢寐以求的「中學生」的稱號,作為媽媽的劉娣既驚又喜他們家連吃的也成問題,還說要讀中學?
   當然這麼難逢的機會,媽媽就是把指頭剁下來也要讓兒子讀書。她小川籌備學費,東借西籌,總之都是為了兒子她為爭取在入學前縫補好兒子的幾件破衣,讓他穿得整整齊齊沒有破洞上學
   小川一瞬間覺得這世界大好了,上天如此眷戀他,讓他成為一個中學生。也提升了村裡的人對他另眼相看,使他像中了狀元一樣受村裡的人的崇拜,他也有點飄飄然的感覺



他們第一個應印象;校園景色很美,雖然是一間新學校,但那棟校舍卻是在清朝時興建的,經過歲月的洗禮,雖然已經重修了,但從學校的外牆的斑駁可以看出來她的歷吏的悠久。

他們參觀了校舍,這幢建築物看起來好像一座廟堂,但並不是中國傳統的廟。也許是建在客家人的地區吧!房屋的外型有點像客家人的閣樓,然而看起來也不全像,竟然帶點歐式的建築模式,見識過的人稱這樣的建築就稱為「三不像」。

四面圍牆把教學樓包圍起來,那堵白牆拔牆而起。圍牆的內院有幾棵高大參天的樟樹,近校門的那棵樹的枝椏上掛著一口大銅鑼,當校工敲響了三下就表示上課了,而且聲音洪亮,很遠都能聽到。

圍牆外是一片梨樹林,現在沙梨正是成熟時,梨香充斥著整個校園

學校由於是新辦的中學,所以只開了三班而沒有舊生。

課室就在這棟房屋的四角,中間兩口天井把禮堂和教務室分開。其實禮堂也只是飯堂,擺了十多張桌子,同學就在這裡開飯了

圍牆邊新建了幾間平房,那就是廚房和庶務室。另一邊的橄欖樹下有幾間屋子就是老師門的辦公室連寢室。

校內的天井中間栽了一棵棕櫚樹,高聳得衝出屋頂,遠遠也能望見這棵熱帶棕櫚樹隨風搖擺。下棟的天井也栽了幾棵雞蛋花和夾竹桃。在春夏的季節,開了滿樹的櫻桃紅色的花,帶著那種杏仁味兒的花香,把整間學校沈浸在幽香世界中。



校園的環境優美,是莘莘學子讀書的好地方。小川接到入學通知時,他們對這山村學校很抗拒,沒有人能想像原來山村學校也這樣美。他現在改變了當初對這座學校的觀點,他慶幸小學的校長在鼓勵,讓他放心來這間學校讀書

現在正是一片蒼翠與生机機勃勃的季節,讓他們知道古人為什麼會走到荒山野嶺去讀書作文之理

這寬闊的操場上看到很多從農村來的中學生,他們的好奇,三五成群地到處蹓躂。梨樹下的同學指指點點地看著那還帶點青綠的梨子成熟後的甜美,春天的梨花又怎麼與桃花比嬌。

好動的男同學在籃球場上來來回回地奔跑小川、純然,瑞美和志新坐在綠草如茵的球場邊看打球這是他們第一天看到的印象,心情頓然好像天一樣明亮起來。.

第二天,正式上課了,老師走上講台,她的目光掃了一下教室裡的同學,然後臉上著笑容地對同學喊了起來。“同學們好”同學們参差不齊地回應著:“老師好

她是一位年輕的女老師,兩條辮子梳得光亮平滑,襯托出她的鵝蛋面形,她很美,但個子不高。身上穿着碎花短袖上衣和深藍色的裙子,腳上踏著涼鞋看起來樸素清爽。有如一大姐姐讓人看了喜歡。

  老師看了看點名冊,然後抬起頭,眼睛直盯著小川前面的田翠花。“你叫田翠花是嗎?”坐在小川前面有個女同學站了起來。“田翠花同學,你是這班的大姐姐,這班就暫時由你帶領一下,直到選了班長,把班會搞好,我才另行安排好嗎?”田翠花滿臉笑容,她得意地回過頭來看了看班上的同學。“是的,老師!一切服從老師安排。 ”很多同學在交頭接耳,她一個怎樣的人小川也不知道既然老師點名叫她暫做長,相信她是有能力吧

她有一張成熟的臉孔,頭上梳了一個解放頭,紥在右邊的小束的髮端上的紅色花帶子打了一個蝴蝶結。看起來就像解放軍裡的女同志。老師等她坐回坐位上就自我介紹起來。

同學們,大家都是第一次見面,張張的新臉孔我應該要認識,我就是你們的班主任,你們要是有什麼不懂的事可以找我。”她的聲音大清柔了,不愧是城裡來的老師。同學們都目不轉睛地看著她。她的皮膚白晢,嘴唇像是塗了口紅。說話時露出的雪白牙齒有如貝殼般光亮。

我姓廖,從華南師範大學畢業出來在成裡教了兩年書,感覺到這裡的學生城市不同。你們都是農民的子弟,你們有著純樸的傳統。而城市的學生相比調皮多了,我很高興能教到你們。”同學們鼓掌歡迎,她把手掌一伸,要同學靜一靜

“今天是我上的第一堂,我是你們的語文老師。今天也不講課了,我要讓你們自我介紹一下。”同學們從第一張枱的同學先企起報上姓名,就這樣一路傳下去,很快就自我介紹完了。“很好,現在還有時間,”她看了看點名冊,然後抬起頭。“後排的兩位男同學;葉清聰和魏兆榮同學,你們去教務室把語文書搬來這裡好嗎?”這兩位長得高大的同學馬上走出教室,不一會抬了一箱書籍進來放在老師的講枱上。老師把書拿出來就喊名出去領書,就這樣花了一堂時間。

跟著其他科目的老師也都一樣,一個上午就這樣地溜走了。



午飯時在禮堂上進食,同學們在編排好的飯桌上找到自己的飯砵。兩盤菜餚放在桌面等席長分好了菜就各自拿到自己喜歡的地方吃飯了。

遠川他們幾個同村的同學走到後山的岩石上,他們一邊吃飯,一邊閒聊看著遠方的村落,還有彎彎曲曲的河流。這樣用餐,就是吃不飽也吃不好,但他們覺得也很美妙。


  吃過午飯就是午睡時間,同學們可以各自找活動,想睡的就睡,不想睡的就和三五知己到山邊摘野果或挖菜。但學校方面極力主張同學們午睡,因為這個年齡的青少年最少也要睡足八九小時

在宿舍裡,他們睡不著就在閒聊,可是他們往往會被巡房的人發現而制止故此有些人不喜歡在學校寄宿,因為有時間限制,有人管束,不自由。

小剛是我們的歷史料老師的兒子,因為他見識廣而小川很喜歡他聊談。他是越南華僑,他的笑話都是關於越南西貢美軍的烏龍事件好像有一次他們自己人打自己人,槍戢了很久才發現是自己的人,但己經死了好幾個同袍說起來他回到祖國只有三他爸爸帶回國求學,就是要他多學點中头

他的爸爸有一個名字時常引同學們的取笑,因為他爸爸叫吳庭山,而當年的南越總統竟然又叫吳庭艷。因同學就取笑他是越南總統的兄弟了。你佑道當年的人不喜歡開這個政治玩笑的嗎?說他的爸是反動總統的兄弟是非同小可。誰會喜歡,當小剛聽到後就會很憤怒,從此同學們就不敢開這個玩笑了。

其實吳老師也是一位英語老師。吳小剛是他的小兒子,第一天就和純然小川交上了朋友。還有從縣城回來讀書的兩兄弟,他們是一對孿生子。

這對孿生兄弟外貌很相像,但性格却相差很大。哥哥叫張,由於他來自縣城見識,所以他看不起這些農村娃子,高傲的性格不受同學歡迎弟弟張明不愛說話,但人很聰明。他們是去年才轉來本校讀書的他們為什麼要轉來這山村學校讀書?在同學中流傳多種說法。有人說他們犯了校規被學校開除。又有人說他們非常遲到早退被學校勒令轉校。總之學校一直沒有公佈,他們也無從知道。他們對小川和純然這個圈子感到興趣,所以他們就與他們在一起了。



夏天漸漸遠去,秋天也悄悄地來了校園外的沙梨成熟了他們一出門就可以看到那些令人垂涎欲滴的黃澄澄的大沙梨,但就是眼看手勿動。故此他們也會偷偷地到沙梨林裡撿拾掉下來的沙梨來食,或是果農清理了的果樹後走去搜尋是否有漏網之魚,然後爬上梨樹去了摘下來。

下了課,在晚飯期間,張平提議到山下的河裡洗個天然浴,大家也很贊同。本來他們約好了不要女同學去的,可是被瑞美知道後她死也要跟著去。張平與她不大相熟,雖然有點不高興,但因為她是女生,而且瑞美又是一個很刁辣的女孩,所以張平也不敢說“不”。

吃過晚飯,他們各自回到宿舍,拿了一個面盆和毛巾就下山了。只見瑞美也帶了二個女同學跟了上來。男同學一聲不響地向著河邊走去,瑞美她們也緊緊地了上來。沈默讓大家都在猜忌,瑞美忍不住就對張平說:“張平,為什麼走得那麼快,想躲開我們嗎?”張平也是憋不住氣的人。“誰想避開你們?那條河又不是我的,你想來就來好了。不過我們這些男孩子都沒穿泳褲的,你們不怕就來吧!” 後面的二個女同學咭咭地笑了起來。 “又是裸泳,你們男孩子為什麼都喜歡裸泳的呢?”張平發出詭異地笑了笑。“又是?什麼叫又是?你看見過我們裸泳嗎?”說著說著已經到了河邊,張平回過頭來對瑞美說:“瑞美,這裡水淺,你們幾個女同學就在這裡好嗎?”瑞美看了看他們。“那你們呢?”張平指了指上游長滿蘆葦的那一段彎位河段。“那段河水很深,我們就在上面游好了。不過你們別過來!”說著他把手一揮,眾兄弟跟著他走了過去。

農村的娃娃有誰不會游水?河水清得見底,就是渴下了河水也不會生病。他們馬上在蘆葦草裡脫去衣服就跳下河,赤裸裸地在水裡鑽來來鑽去,光屁股像水滸中的浪裡白條然而下游的女同學們也嘻嘻哈哈地水仗來,笑聲夾雜著水聲,把這裡變成歡樂天堂。然而張平他們一會兒鬥游得快、游得遠。一會兒又互相追逐,得興起就互相逗著玩。

這裡有一道水從高處沖下,形成了一條不大不小的瀑布,他們最刺激的是在激流裡冲浪。玩起不知時間易過,太陽己經落山了,剛才天邊的紅霞漸漸變淡,一陣涼風吹來,他們才怠到秋涼了

瑞美雖然玩起來大癲大肺,但她對時間觀念很強。男生都沒有要回去的動靜,她和一個女同學穿回衣服後偷偷地走到上游看過究竟,剛好純然走上岸,瑞美看到了羞得臉也紅了起來,她上悄悄地退了回去,從此她再不敢和男同學爭論男女平等了

太陽已經沈下西山,這時竟然出現一塊黑雲本來山區已經天黑得快了,現在又烏雲湧現,天空就黑了。

突然一陣風吹來,浸在河裡的人感覺有點寒意。這時男生才匆忙走上岸穿回衣服。

喂!那邊的男同學,我們回去好嗎?時間不早了,夜修時間到了。” 張平走上岸,他望了看天空,然後回應了瑞美。“你們先回去吧!我們來了。”他們馬上換了衣服回到學校。

上夜課的時候外面勁風吹得樹搖草動,連窗門也搖晃起來。旁晚的時候還是風和日麗,想不到現在竟然驟風驟雨怪不得說天有不測風雲。

前些天天氣熱得睡不著,今夜涼得要蓋被了。

第二天氣溫驟降,遠川和純然剛起床,他們拿了毛巾牙刷走去漱洗,他們頓時也感到寒風陣。

剛踏出宿舍,看見地上亂七八糟的樹枝和樹葉,一個個亮晶晶的沙梨掉在地上。純然心一動,他提議回宿舍拿來麵粉袋去撿沙梨。“小川,你看多好的沙梨都被昨夜的功風吹了下來。我們回宿舍拿個麵粉袋去撿拾好嗎?不撿起來多浪費。”他們拿了布袋撿了一滿滿的一袋子,剛想把沙梨拿回宿舍,但學校的鐘聲響了起來。他們拿起這袋沈甸甸的梨子回操場,然後跟著班隊站在操場上。

等主任和校長訓了話,體育老師叫各人站好就開始做早操。

小川把那袋梨子放在腳下,他就踢腳挪彎腰做起早操來。可是他不小心把地的那袋沙梨踢了一腳,梨子從袋裡滾了出來。其中有個沙梨好像逃難一樣,竟然滾到隔離一位女同學的腳邊,小川被嚇得心撲通撲通地跳。隔離的女同學回過頭來看了看小川,她微笑著把沙梨輕輕地踢了回來,這時小川羞得想馬上鑽進洞裡不敢看她等她回過頭去時他才很快地撿起梨子放進袋裡。其實這位女同學就是同村瑞美的好朋友,他猜她不會去報告給學校方面知道。但他的心已經很不安的了,早一結束他上找到純然馬上把朵子拿回宿舍。



小川剛踏出宿舍大門,他正想返回課室之時突然有人叫住了他。“這位同學,你等一等!”小川被嚇了一跳,他以為有人發現他把沙梨收在宿舍。他回過頭去看了看,原來是剛才把梨子踢回來的那位女同學。“原來是你,為什麼老是跟著我?想告密就去吧!我又不是偷人家的?”小川有點生氣,她反而笑了起起來。“誰去告密?這麼緊張幹嗎?如果我要告密早就告了,何必等你收藏好了才告。”小川這時才放下心頭大石,自己知道做了錯事還想惡人先告狀。“我是撿來的,反正掉在地上會腐爛,不撿不是很浪費嗎?”他還為自己辯護。秀蘭也有點生氣。“你這人怎麼了,你要不是瑞美的同鄉我會真的去告你的,你以為撿來的就理所當然嗎?好了不跟你說這些,我只是想告訴你一件事,你是不是丟了一枝筆?”小川摸了摸胸前的口袋,他找遍了所有衣服的袋子也找不到。這時他才笑了笑。“是,我把筆丟了。”那位女同學從口袋裡掏出了一枝藍色墨水鋼筆。“是你的嗎?是你的就拿回去。”小川心想;這位女同學多好,人美心也美。後來他們還互相報了名字,她說了一聲再見就走了。

這時純然才從宿舍出來,他看到了那位女同學的背影向著課室走去。“那人是誰?剛才和你聊什麼?”純然疑惑地看著小川。“沒什麼,她是瑞美的同班同學,剛在宿舍門口看見她才聊了幾句。”純然笑了笑。“真的是這樣?”小川馬上紅了臉。“這話說來話長,快上課了,我們回課室吧!”
回頂端 向下
 
(生命的掙扎) 第一卷<榕樹下的小路> {第七章} 山村學校原來很美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文創動能【作家俱樂部】《◆ :: ◥∫∮田舍Idyllic Life‧尊區∮∫◤ :: ~<》田舍Idyllic Life‧專區《>~-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