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創動能【作家俱樂部】《◆

~>▼最強潮青作家原創新代文學領域▼<~
 
首頁常見問題搜尋會員註冊登入

分享 | 
 

 終點站(新增了2.2章節)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翠月

avatar

文章數 : 48
注冊日期 : 2012-04-11
來自 : 月星球

發表主題: 終點站(新增了2.2章節)   周一 1月 14, 2013 1:56 pm

1.0章
《Shall We Talk》


  看到嗎?在街道上垂著頭的叫小月,站在一小食部前購買了一碗生菜魚肉,提著那碗食物,再走過一段路,便坐在公園的長椅上吃起來。
  小月很小心地將蓋慢慢打開,隨即熱騰騰的香氣向上升,氣味直撲去鼻,可是小月並沒有任何反應,只拿起膠匙吃著,看來小月心情不太好。
  突然有隻流浪貓站在小月面前,牠向小月「喵」一聲,但是小月沒察覺繼續吃,流浪貓走前到小月的腳旁挨近,小月隨即一震,俯望查看腳旁的流浪貓。
  「貓貓肚餓嗎?」小月問流浪貓。
  流浪貓隨即喵一聲回答,小月便將碗內的魚肉分配到蓋子上,然後放到流浪貓面前,可是流浪貓沒有吃,只在樹叢方向叫了三聲,便閃出三隻一大兩少的貓,牠們走近食物前,原來牠們和流浪貓是一家人來的。
  小月見多了三隻貓出現,怕不夠貓吃,便隨即將整碗也全部拿給四隻貓吃。小月呆望著貓兒一家四口,撫摸著其中一隻小貓身子說:「你的爸爸媽媽真好。」之後,小月便轉身離開。
  小月走著走著便來到大廈的天台,攀上天台邊危坐,自言自語說了句:「這裏好高好靜好舒服」,「我終於有勇氣了,可是有這種勇氣卻是可悲的呢!」

  地下傳來雜聲,那是由警車發出的,警車停在小月位於的大廈下,幾名警員迅速登上天台。仍然在天台上的小月,見警員的出現沒什麼反應。而其中一位警員見面前的少女心境平靜,便開聲說:「小姐行過來,這樣坐很危險。」之後便和另一位警員交頭接耳:「快去找談判專家來!」
  小月沒理會,警員們只好等待談判專家到場,一分鐘後,警方談判專家趕至游說。
  「有什麼事不妨和我說說,有煩惱都可以和我談,幫你解決問題。」談判專家對小月說。
  「你那樣做家人會很傷心的。」談判專家以親情勸阻。
  可是小月依然沒有作出反應,卻擔心不已,稍和警員細聲耳語:「召救護車戒備及在樓下張開救生氣墊,看我經歷來說,這位少女隨時可能跳下去。」
  「還有找消防員上來戒備。」
  「知道。」

  樓下又傳來一陣熱鬧聲,電視台派出採訪員到場,警員及消防員忙著在樓下戒備和維持在場人士秩序。
  小月往下面一看,然後開始說話了。
  「噢!不知不覺,就引來許多人注意,可惜我並不想這樣的,我還猶豫些什麼啊!」
  雖然小月在說話,可是聲線細如絲,在場警員及談判專家只能見到嘴巴在動,根本聽不到任何聲音。
  「麻煩了那麼多人,在地下放救生氣墊是沒用的,當人決定了面對死亡時,必定會設法避開阻礙物…沒用的,努力又如何?我得到些什麼?我這麼沒用,討厭再繼續生存下去了。」小月帶點愁緒說著。
  談判專家在旁觀察小月已有一段時間,向警員商討過,安排在場的消防員準備,隨時撲上前營救。
  說那時,小月以快速動作,站起、步行、一躍而下,在場人仕就這樣目瞪口呆望著小月跳了下去。
  
  在醫院急症室外,有兩個人很憂心地等候。是誰?就是小月的爸媽。
  小月從高處跳下時,被某東西卸力反彈地面,因而衝擊力大減,所以並沒有即時宣佈死亡。
  「這裏是什麼地方?這麼多人圍在那邊做什麼呢?」小月走向人羣看個究竟。
  「喂!你們在做什麼?你們好像很忙碌啊!我有什麼可幫忙嗎?」
  「喂!在問你呀,回答一下人家嘛。」
  小月見那人不理睬,便自行上前查找答案,望到床上躺了一個人,一個熟識的人,便是自己了,隨即仔細看清楚現身處的環境。
  「醫院急症室!醫生!護士!」大叫說。
  「那麼為何有兩個我在此?哎呀,個頭好痛。」就在這時,有一個「人」飄至。
  「好耐沒見了,還記得我是誰嗎?」那個「人」說。
  「你是…阿玲!」小月驚訝地答。
  「帶你去看一件東西,跟我來吧。」
  「去哪兒?」
  「來吧,阿玲是你的朋友,不會害你的。」
  「你果然是阿玲。」
  「嘻!小月的記性很好啊!但這刻的記憶卻忘記了。」
  「你讚我,還是彈我。」
  「又讚又彈啦!」阿玲說完,便對小月相視一笑。


      到了醫院的飯堂。
  「來看看電視,差不多報道你之前的記憶。」
  小月聽從阿玲吩咐望著電視,報導員剛說著一則新聞......
  「多謝繼續收看本台的午間新聞,清晨十時在xx商場天台,發生跳樓自殺案。一名少女危坐天台邊緣,警方接報趕至現場,談判專家也隨即進行游說,可惜少女最終於還是跳下去,幸好下面的花槽卸下部份力,送院時情況危殆......」
  「哦,原來我之前自殺,那麼現在的我是鬼嗎?」小月笑問。
  「小月原來笑時多麼燦爛的,在生時見不到真可惜,可是卻要在此時此地。」
  小月傻笑地摸一下頭,續說:「你還未答我,現時我是鬼嗎?」
  「不,你不是鬼。」
  「什麼?說清楚我究竟是什麼?」
  「你是妖怪。」
  「妖怪?」
  「哈,開玩笑的,你現時是幽靈狀態。」
  「幽靈?」
  「對,因你的生命水晶光亮度雖然暗淡,但你的死期尚未到。天神派撤特使者找你,勸助你自願回到自己身體內。」
  「你是撤特使者?你上了天堂?」
  「我是撤特使者,但我還不算是天界的一份子。」
  「為什麼?」
  「因我是自殺死的.而凡是自殺身亡的人,都要做撤特使者一年贖罪,之後才能選擇到天堂生活,還是投胎重新做人。」
  「那麼地獄又是什麼人去?」
  「地獄只有前生犯過大罪的死者進出,而那些死者要替閻王當兩年的死神贖罪,才能走奈何橋吃麻婆豆腐轉世。」
  「你這樣全說給我知,不怕被天神處罰嗎?」
  「不怕,你回到人間後,這兒的記憶會消失。」
  「為什麼要自殺呢?」阿玲好奇地問。
  「你看護士將『我』推入病房,我們跟隨去看看,有你想問的答案,來吧!」

  她們就這樣地跟到病房,病床上『小月』身上插滿多條喉管,身旁放置一部心伏儀器,床前還站立了三個人,其中兩位是小月的父母,傳來陣陣的哭泣聲、對話聲。
  「病人陷入昏迷狀態,何時醒來還未知知數。」醫生對病人家屬說完後,便離開。
  「我臨出門時,只向她說了幾句,就這麼看不開了......」媽媽哭訴。
  「別哭了,待會兒看女兒寫的遺書內容了解事情。」爸爸忍痛安撫妻子。
  小月走到父母面前左看看,右看看的。
  「你在看什麼?」阿玲感奇怪地問。
  「嘻,看誰的火車未到站囉!」
  「變態!」阿玲一拳打落小月頭頂。
  「痛啊!舒緩氣氛而已。」小月抱頭蹲下來道。
  突然有位警察進來,將手上的簿交給小月的父母,之後便轉身離開。爸爸忍住悲痛心情揭開第一頁,讀道......
  「給父母:
  哈!我終於做到了,正確的說你們終於迫我做出這傻事......原本我只想離家出走,去一處寧靜的地方躲藏,永遠。可是我想也想不出任何合適的地
方......我討厭家,更討厭你們......你們知嗎?我長期給自己的性格困擾,可恨的是你們硬要在我的傷口上灑鹽......工作方面你們不支持我
便算,但爸爸卻說那些招聘會騙人的,有人介紹的工作更說得難聽,什麼撒謊,什麼壞人,疑心太重了,可想我永遠沒朋友獨單一個嗎?因我發現你身邊沒半個朋
友,我不想做你的影子......」
  原來爸爸正讀出小月的遺書內容。
  「你們經常說我埋藏心事,那麼你們有否反省過曾經是給什麼反
應呢?例如我生病,第一時間告知,卻回來責罵聲......非常討厭爸爸用假慈悲的語氣說話,『想讀什麼的,就讀什麼吧,爸爸給錢讓你讀』後來每次交錢時
卻怨聲載道,更有次我聽到和親戚的對話內容『怎會讀得好,讀那課程有屁用,只會浪費金錢』......哈!我從聽不到你們的真誠支持,只有擊碎奮鬥之意。
  我採用了沉默的抗議,你們有發覺嗎?
  失業期間,經常感孤單寂寞,你們有察覺嗎?
  我苦撐太久,身心很累,曾經我早已有這決定,幸好當時因某些人而產生了留戀感覺,才捱得過去,可惜我並沒想到你們,有感慚愧嗎?」
  身旁的媽媽見爸爸已哭得泣不成聲,媽媽便接力地讀下去。
  「今早又被媽媽的轟炸聲弄醒,說什麼整天在睡,哼!只是在作息時間睡,也不能夠的嗎?不要無理取罵好嗎?我愛寫,是因為用來抒發情緒;愛閱,是因為用來
暫思煩惱,難道連我的減壓方法也不能有嗎?你們都覺得我是無用的我沉睡了!爸爸,你可少一個負擔了。媽媽,你在高興嗎?無助及絕望的小月上」


  媽媽將信讀完後,跪地痛哭了。
  「早知原此,何必當初!」小月生氣道。
  「其他的簿又是什麼?」阿玲好奇問。
  「有些是日記,有些是寫給別人的遺書。」小月轉身離開。
  「原來如此,小月去哪?」
  「去日本旅行。」小月開玩笑道。
  「喂,等等我啊!」

  小月一直走到醫院外的公園才停下來,接著哼出一首歌。
  「天空光線耀眼
  來預告光陰璀璨
  這一刻遠赴他方
  容我揭開新的界限」
  「嘩,小月唱歌!」阿玲拍手歡叫。
  「誇張!」
  「為什麼突然唱歌?」
  「這首歌曾錄過給某個人聽,想起當時真有點像傻瓜。」小月笑說。
  「我死的原因,就像你的原因,對嗎?」
  「沒錯,更何況已失去互信的家,根本不是家。」
  天色變黑,躲在一旁的月亮也跑出來了。
  小月忽然詩興大發。
  「床前明月光頭佬
  疑是地上霜風囉
  舉頭望明月餅佬
  低頭思故鄉下佬」
  阿玲在旁聽後抱著肚皮大笑。
  「若果我不願回去自己的身體,會怎樣?」小月一本正經地問。
  「你會以幽靈身份永留在人間,不能下地獄,也不能上天堂,更不能投胎。」
  「若你回去就要哭泣,淚水會化成重生果,吃下便可以回到體內。」阿玲續說。
  小月聽後沉思了一會兒,突然指向某處道:「天神跌倒了。」
  「哪裏?哪裏?」
  小月見捉弄成功,趁阿玲不察覺時,便悄悄地溜走了。
  「咦,這個調皮的小月呀!」阿玲既生氣又無奈,四周尋找小月的蹤影。


  噢!故事完結了嗎?未,而且還有兩個不同的結局,繼續看下去吧!

  原來小月走回病房裏,家人已離開,小月行前至床邊,發現枕頭旁放了一部錄音機,正播放一段聲帶,小月將耳朵挨近喇叭,聽到機內傳出兩個熟悉的聲音......
  「女兒,對不起!(媽媽的聲音)對不起!(爸爸的聲音)妳說得對我們沒顧及你的感受,從沒發覺我們的說話會中傷妳,現在才得知已經歷不少不幸,我們真的感慚愧,妳回來吧,我們重新建立這個家,好嗎?」聲帶不斷地重覆播放。
  小月不語,雙眼卻泛起淚水,不一會淚一滴一滴地滑落,這刻淚水漸漸化成重生果。
  「嘩,西瓜!」阿玲驚訝說。
  「你什麼時候在這兒?」小月迅速抹掉臉上淚痕。
  「在你專注聽聲帶的時候。」
  「重生果為何是西瓜?」
  「呵,之前忘記告訴你,每位幽靈的重生果都不一樣,現在你手上的只是迷你西瓜,不會吃不消的。」
  「這個重生果味道不錯,阿玲......」小月邊吃邊說,就在剛想和阿玲告別時,卻感到頭昏腦脹。

  「小月!小月!」
  「爸爸,媽媽。」
  「好了,終於醒來了。」
  「對不起!」
  「小月沒做錯,錯應是我們。」
  這刻三人緊抱著對方。
  「小月終肯回到人間,我也是時候去接另一位幽靈了。」阿玲眼紅紅地離開。
(待續)

  這個大團圓結局真有點感人,另一個結局又會怎樣呢?

  小月聽完段聲帶後,木無表情,之後突然狂笑起來。
  「傻了嗎?」阿玲驚訝問。
  小月只顧自笑著,並沒有理會阿玲何時在現場。
  「在笑什麼?你沒事吧!」阿玲擔心地追問。
  「預料之事......他們果然在後悔。」小月強忍住笑回答。
  「不回去,我絕不會回去,寧願永世是幽靈狀態過活,也不願回去。」小月堅定地說。
  「小月......」
  「不,不要再勸我了,在死前的一秒已想得清清楚楚,阿玲還是去接另一幽靈。」
  「小月,為什麼......」
  「我不只討厭父母,更討厭自己。」
  「你已完成任務,快走吧!」
  阿玲站在原地不動,小月續說:「你不走,我走!」
  小月大步離開病房,而阿玲卻為小月的背影流淚。

(請續看2.2章《Listen To Me》)


翠月 在 周六 8月 17, 2013 7:51 pm 作了第 3 次修改
回頂端 向下
http://blog.yam.com/ty0dream0
翠月

avatar

文章數 : 48
注冊日期 : 2012-04-11
來自 : 月星球

發表主題: 2.2章   周六 8月 17, 2013 7:31 pm

2.2章
《Listen To Me》

上回提要:

  主角小月在醫院病房內,靜心聽完父母的道歉聲帶後,開心到不得了,終為了自己報仇,恨下心腸離開。

序:
  還在天堂當了撤特使者的阿玲,對朋友小月那天的決定,她感到傷心,也曾經向天神請辭,放棄到天堂生活或投胎重新做人的機會,陪伴小月一起,可惜經過天神的療之使者安慰後,才得已放下那次的心情,重投撤特使者的使命。
  經那一歷後原打算終結小月的檔案,但因她的守護天使向天神求請,天神與眾神者開會商議討論,決定給小月一個最後機會...
  數天後,天神與阿玲對話。
  「還記得小月嗎?」天神和藹地問。
  「記得。」阿玲突感奇怪,天神為何提起她的朋友呢?
  「因小月的檔案特殊,連她的守護天使也開口替她求情,經商討後我們願意給最後一次的機會。」天神說完,將手上的檔案交到阿玲。
  「天神想我繼續處理此檔案嗎?」
  「對,今次結果如何,都不可以影響情緒了。」
  「謝謝天神!」
  「現在起程吧!」
  阿玲告別天神後,緊抱檔案,飛入人間界找尋小月的影蹤去了。

  「守護天使出來吧!讓你偷聽了所有。」
  柱後步出守護天使,祂一直躲在那邊偷聽著。
  「你也下凡間協助撤特使者吧!」
  「多謝天神!」守護天使飛落人間。
  「小月,希望你懂得珍惜此機會。」天神祝福小月。

  今次小月會珍惜嗎?
  天神給予怎樣的機會給小月呢?
  守護天使與撤特使者能否勸服小月呢?

  從那天堅決地離開,其實小月隨後的數天也有回到醫院 探望「自己」的軀體,第一天,站在病床前凝望「自己」見著護士將插在身上的喉管拔掉;第二天,見著「自己」運至醫院的停屍間;數天後,遙遠地望著「自己」 被運出離開醫院,此時小月臉上均是木無表情,站在遠處望著軀體離開眼前。
  小月的背後傳來爭吵聲,一對母女與醫生在理論著什麼。
  「這位小姐的雙腳經檢查過後,沒發現有什麼不妥。」醫生對少女的母親說。
  「可是……醫生……但為何她不能走路?」雙手握住輪椅的扶手,擔心地追問。
  「這個問題便要由你女兒解答了。」醫生低頭望了望少女。
  少女卻一直將頭別向另一處。
  「哪……即是什麼?」
  「是她心理出現問題。」
  「心理?」
  「她可能覺得已失明,像變得失去一切似的,雙目看到的只有黑色,還用雙腳行走幹麼,對嗎?」醫生蹲下來詢問少女。
  小月聽到此際,才知道坐在輪椅上的是一位失明的少女,但她並非腳傷而需要坐輪椅的,小月向三人靠近。
  「秋茹回應醫生啦!」少女的母親叫著。
  原來少女的名字叫秋茹。
  「嗯。」秋茹不太願意地輕聲回答醫生。
  「哪麼能否醫治呢?」
   醫生站起對著少女的母親,說:「符女士,不如下次來覆診的時候帶數幅秋茹的油畫作品給我看吧!」稍為停頓,再說:「讓我看看她的世界。」
  「知道了,醫生!待會兒有事,現要帶秋茹回家,再見!」
  小月對醫生稱呼秋茹的母親為「女士」感奇怪,但過了三秒後,明白秋茹在單親家庭出生,自小便和母親相依為名,想到這時小月對秋茹產生憐憫之心。
  「符女士、秋茹下次見啦!」
  小月跟著倆母女身後離開。

  「撒特使者稍等一下!」守護天使呼叫前面的阿玲。
  阿玲急停步,問:「你是……?」
  「我是小月的守護天使。」
  「原來你就是替小月求請的守護天使,跟著我幹什麼?」
  「我依天神指示來協助撒特使者幫助小月。」
  「你稱呼我做阿玲便可以了。」
  「阿玲知道天神給予小月什麼樣的考驗嗎?」
  阿玲搖頭。
  「不如我們先打開你手上的檔案看看?」
  「現在打不開的,要找到小月才能。」
  「哪麼知道小月在什麼地方?」
  阿玲再搖頭。
  「你打算在凡間麻木地尋找嗎?」
  「這是唯一的辦法。」
  「這方法太浪費時間了……由我來帶你到小月身邊吧!」
  「怎樣做?」
  「雖然小月現處於幽靈狀態,但不礙於守護天使的感應。」
  「那麼還不快帶路!」
  「跟住我!」

  跟了秋茹回家的小月,進了家門後,秋茹自行推著輪椅進房,而她的母親匆忙地更衣,更換上一對紅色高跟鞋,便出門了。
  當小月探頭入房,見到秋茹正專心的畫畫,因秋茹是背著小月的,所以看不見在畫什麼,小月走近身旁,見到秋茹繪畫著魚,不同姿態的魚圖案,每尾魚均沒畫上嘴巴,猶如沒嘴巴的人氣貓公仔。
  這時響起了突如奇來的電話鈴聲,秋茹放下畫具,拿起手機接聽,說:「喂?」
  「媽忘記替食物櫃補倉……
  「我現在去買好了。」
  「小心些。」電話便掛線。
  秋茹整理好畫具後,便自行推著輪椅出門,一路上人們都善意去出手幫助,她也客氣的回一句道謝說話,順利地買完東西回家路途中。

  一直跟著秋茹身旁的小月自言自語:「她看來對媽媽的態度不錯,而且身邊有許多自願幫助她的人出現,真好!但社會這樣接受她,為何要自暴自棄呢?」
  秋茹在一間咖啡店停下來,「很香啊!」打算進入店內嘆杯咖啡。可是店門狹窄,不足輪椅者通過,秋茹正要放棄時,聽到一把男聲溫柔地對她說:「不好意思,沒考慮過輪椅人士的需要,令妳進不了店內,請在這裏待會兒,讓我將枱搬到店外吧!」
  小月望著男生的臉孔,「嘩」了一聲,「很英俊啊!看來只有廿歲,是店員還是老闆呢?」
  秋茹稍為感到錯愕,但還是聽從對方,倒退幾步免阻塞門口,此時也聽到一連串的腳步聲與物件的放置聲。
  「弄好了。」男生抹走汗珠說。
  秋茹因不確定枱的位置,只能緩慢地前進,男生凝視秋茹的動作,便醒覺上前協助,「讓我推妳過去吧!」
  「噢,謝謝!」
  「這間店叫什麼?」秋茹好奇的問。
  「微風戀上韓國。」

  「好特別的名字。」
  「你經營的嗎?」

  「嗯。」
  「咖啡很香。」
  「是了,還未弄杯咖啡讓妳嘗嘗,請等等。」男生跑入店內,不消一會兒便見他手上捧著一杯咖啡,小心翼翼地端到秋茹面前。
  「來嘗嘗,但小心熱。」將杯遞送至秋茹手中。
  「我也想喝呢!」小月在旁嘟著嘴。
  秋茹遞到唇邊吹了幾口才品嘗。
  「苦度適中。」
  男生微笑。
  「耀眼,太耀眼了。」小月誇張地舉高手臂擋住。
  「音樂可好嗎?」男生問。
  秋茹這才細聽周圍的聲音,的確有一串隱約的音樂聲。
  「太細聲了,我聽不清楚。」
  「是時間擴闊店門了……」男生低頭沉思。
  「也太麻煩吧!在露天環境喝咖啡也能。」

  「不,做一間無障礙的商店嘛!」

  秋茹「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居然抄襲政府宣傳的『無障礙運輸』。」小月也在旁哈哈大笑。

  「請問
……可否告訴我,妳的名字?」

  「符秋茹,音符的符,秋天的秋,草花頭下面加個如的茹。」
  「我叫樂安柏,快樂的樂,安全的安,柏樹的柏。」

  「還有我叫小月,大小的小,月亮的月。」
  「與店名一樣特別。」
  「是嗎?」
  「你到過韓國的嗎?」

  「沒有。」
  「還以為你喜歡韓國,所以店名用上它,原來猜錯了。」

  「也不完全是,我雖沒到過韓國,但我渴望前去。」
  「為什麼?我比較多聽到別人說喜歡日本。」

  「因為那裡的泡菜很可口的啦!」
  「泡菜?我也想吃啊!」小月流著口水。
  「那妳呢?渴望去哪個地方。」
  「我?沒有。有也沒辦法可以看見……
  「對不起。」安柏醒起秋茹雙目失明的。
  「你這麼大意呀!」小月插上一句。

  「沒關係。」秋茹搖頭不介意。
  「那麼妳雙腳會痊癒嗎?」
  「嗄?」
  「妳介意的話可以不說的,因我見你腳上沒有打上石膏,應傷得不嚴重。」
  秋茹沉默數秒,才回應:「可能會,可能不會。」
  「安柏,我支持你去開解她!」小月在旁邊大叫。
  「噢!那麼平時愛做什麼?」
  「哎呀!幹麼不問下去。」小月緊張地說。
  「繪油畫。」
  「畫什麼多?」
  「魚。」
  「有興趣贈送部分的畫作給我佈置於咖啡店內嗎?」
  「但……你未看過,甚知是否適合店的風格?」
  「其實我早就想買壁畫裝飾空空如也的牆,但是買一幅藝術畫不便宜,所以……」安柏怕羞地抓了抓頭說。
  「嗯,沒問題!」
  「那太好了。」
  秋茹喝完最後一口咖啡後,便向安柏告別。
  「我是時候回家了,明天拿畫作給你。」
  「嗯,明天見。」
  小月繼續跟著秋茹,回她的家去。

  阿玲與守護天使剛抵達秋茹家。
  「就是這裏了。」守護天使對阿玲說。
  「可是為何不見小月?」
  「而且……小月來這兒幹什麼?陌生人的家。」
  這時大門打開,秋茹回到家了,阿玲也見到身後的小月。
  「小月!」阿玲撲上前,牽她手。
  「阿玲怎會來了?來探望我嗎?」
  「不,我來是勸你回頭是岸!」
  「在說什麼?」
  「天神願意給你多一次的機會,是你的守護天使……
  「我希望小月會珍惜這最後一次。」站在阿玲身後的守護天使說。

  「你就是我的守護天使了,名字叫什麼?」小月對守護天使好奇地發問。
  「……
  「小月呀!有否聽我們說話的?」
  「其實幽靈有什麼法力呢?」小月突如其來發問。
  「法力?」
  「就像阿玲般懂飛天,也懂變魔術。那麼我呢?」
  「據我所知是沒有擁有任何法力。」
  「懂得飄!」守護天使插口道。
  「飄?」
  「就是小月現時在飄浮中,雙腳不觸地。」
  「還有穿牆……但根本不算叫做法力!」小月失望地說。
  「小月生前看電視太多了吧!」
  「哪怎幫秋茹好呢?」小月細聲喃喃自語。

  「秋茹?在說誰呀!」阿玲還是聽到。
  「就是那個少女。」小月指向秋茹。
  「為何要幫助她?」
  「我感應到她總有事發生的……秋茹的守護天使在嗎?」小月問守護天使。
  「你見不到的!」
  「只有同系類別才見到。」阿玲解說。
  「為什麼非要我珍惜?」
  「因小月根本不應該屬於幽靈類別!」此時守護天使激動地說。
  「不是幽靈,是什麼才對。」小月與守護天使爭吵起來。
  「若然小月珍惜生命,是可以活得很長壽,危機始終會有一天終結,之後便能擁抱快樂的人生。」
  「我不想再等幸福來臨,確實的時間有誰知,我又不是沒有付出,但卻不見有應得的收穫,一直以來其實我沒得過快樂……
  「這世界是公平,是你根本沒有珍惜過,白白浪費,一直以來只懂逃避!」
  「你根本不明白,枉你是我的守護天使!我不想見到你們,你們立即在我面前消失!」
  「這夠枉我苦苦向天神求情,走就走!」
  「喂!你們……」阿玲欲勸說。
  「走呀!」小月激動大叫。
  「走啦,阿玲!小月想怎樣就怎樣吧!」守護天使拖走阿玲飛走。
  小月失落的坐到秋茹身旁,雙眼無神的望著她畫。

  「放手!」阿玲大聲說。
  「想回去找小月嗎?」
  「為何要罵小月?」
  「我只想小月清醒。」
  「但被小月趕走了,我以為今次能令她回心轉意……」阿玲說到此哭起來。
  「對不起……不如我們靜悄悄地跟在小月身邊,等她心情平伏後再勸,好嗎?」
  「嗯,你不可以再罵小月的。」阿玲停止哭泣。
  「知道了,現在就回去吧!」
  接下來的數天,秋茹的身邊有小月陪伴,小月的身邊有阿玲及守護天使陪伴。
  一個下著微微細雨的下午,秋茹剛好完成送給樂安柏來裝飾店鋪的畫作,也打算現在就將畫作去送他。
  意外也正在這一天發生。
  「下雨外出,秋茹能嗎?」小月擔心的跟著。
  在等待行人過路燈轉「綠公仔」時,對面線的一輛亡命小巴失控,衝向秋茹面前「嘭」一聲,親眼目睹過程的小月、阿玲及守護天使均被嚇至呆立當場。
  「咦!我看得見東西,你是誰?」秋茹問。
  「秋茹……你死了。」小月有些不忍說出。
  「你在說什麼?我還是先趕把畫作送去咖啡店……」當秋茹打算拾起畫作時,發現怎樣抓也抓不起地上的畫作,「為什麼會這樣的?」
  這時,秋茹面前閃出一個身影,說:「你已死了。」
  那身影矮小,身披黑斗蓬。
  「你是誰?」秋茹抬頭問。
  「死神。」
  「死……死神……」秋茹無力地回望小月。
  小月首次看見死神,見對方還是一個可愛的小孩子,即衝上前摸小孩子的頭,「嘩,好可愛呀!但為何你兩手空空,不是應拿著把鐮刀嗎?」
  「他們說小孩子還未能拿鐮刀到處去。」死神回應。
  「那麼拿著一本筆記也能嘛。」秋茹插口問。
  「筆記?為何要拿著筆記?」
  「不知道也沒什麼,證明你沒偷看不合適小孩子看的電視節目,乖孩子!」
  死神被小月及秋茹的說話弄糊塗了。
  「總之……我現在要帶走她!」死神取出一個黑色的手鏈,遞到秋茹面前,「戴上它跟我來。」
  「死神有什麼法力?」小月一手搶走手鏈後問。
  守護天使見小月欲戴上死神手鏈,便瞬即現身阻止,「小月,不要!」
  「是你們!」
  「小月不要戴上它!」阿玲勸道。
  「法力比起那兩個人還要多。」死神說的是阿玲與守護天使。
  「真的,那我跟你走好了!」小月準備戴上手鏈。
  「不能!死神只是要帶走秋茹,小月別插手!」守護天使喝道。
  「我的路是由我去作選擇的,你別插手才對!」小月已扣好手鏈。
  阿玲頓時露出失望之情。
  而小月不理會兩人表情,催促死神帶她離開,臨去時不忘對秋茹說:「你代我好好地活下去啊!身後兩人才不會對你生氣。」
  秋茹的靈魂回到軀體,救護車送到醫院搶救去。


(待續)

回頂端 向下
http://blog.yam.com/ty0dream0
 
終點站(新增了2.2章節)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文創動能【作家俱樂部】《◆ :: ◥∫∮翠月‧尊區∮∫◤ :: ~<》翠月‧專區《>~-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