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創動能【作家俱樂部】《◆

~>▼最強潮青作家原創新代文學領域▼<~
 
首頁常見問題搜尋會員註冊登入

分享 | 
 

 嘗雪夢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翠月

avatar

文章數 : 48
注冊日期 : 2012-04-11
來自 : 月星球

發表主題: 嘗雪夢   周日 9月 14, 2014 1:23 pm

第一章
與另一個相遇


  在我面前見到一個似曾相識的臉孔,很模糊啊!看不清楚站在面前的人樣貌,但肯定的面前的人是女來的。

  她又出現於我夢中了,她究竟是誰?為何我想看清時,便要睡醒?

* * *
  「好辛苦啊!」

  「嘩哈,你有個紅鼻子!」突冒出一把陌生的聲音。

  「傷風嘛!」

  「你......你是誰?為何聽到我內心的說話?」我驚訝地問。

  「我是你,但我叫禧零,而我聽到是因為你創造我出來的。」陌生的聲音回答。

  「你在說外星語嗎?什麼你是我?你是我,哪麼我是誰?」

  「我說的我是你,是由於你創造我的,每當你感到孤單寂寞的時候,我的聲音便會出現。」

  「由我創造?沒印象......孤單寂寞?」我苦惱著。

  「你一時間很難明白,現別再想,遲些你自然會明白。」

  「感覺到你不開心。」禧零續說。

  「嗯......」我剎那間便進入沉思狀態。

  「向我傾訴吧!」

  「嗯......我覺得和好友間的距離愈來愈遙遠。」

  「主動與好友們接觸啦,好友不找你,你找她們吧!」

  「我有啊!可是她們不感興趣,終嫌棄我這個『悶靜蛋』......」

  「別起一個令自己灰心的綽號!」

  「她們的生活圈子改變了,可遇上更多喜歡說話的人,加上我還是一個『半透明人』,在一個空間裏.若不出聲,同在空間中的人根本不察覺我的存在......」

  「甚至連親戚也捨棄我了,有我的存在,便會帶來他們頭痛......」

  「我真是一個遭透的人!」

  「別太自責。」

  「是否一出生時基因出錯,引致我抱著這令人討厭的性格?」

  「討厭父母、討厭親戚、更討厭自己!」

  我在哭,禧零也跟著在哭。

  「過去的不開心的事太多了,應該是時候卸下,沒全部也該一半。」

  「嗯......想去接受輔導。」

  「催眠?」

  「對,永遠封鎖過去記憶!」

  「嗯......這也是。你的確從未進行過任何輔導。」

  「對,這是世上的忽略,也是嚴重的過失!」

  「又或者......遇上意外引致失憶!」

  「唉!」

  「我很愛靜的感覺,特別愛到圖書館去,禧零你知道原因嗎?」

  「呵呵,你這傻瓜在考自己麼?」

  「因為圖書館就是容納靜的人,在此處『靜是無罪的,靜是正確的』,不會被人問及『為何整天都不出聲的呢?』的不知如何答的問題。」

  「不過越愛靜,你是越危險的。」

  「嗯......何以見得?」

  「禧零感覺到。」

  「嗯。」我隨即心不在焉,沒有直接回答是或否。

  「禧零還知我什麼事呢?」

  「嘩!要我現在如數家珍的說出來嗎?」

  「舉一、兩個便能。」

  「你怕四目交投於對方,因會引致你分心,以及腦袋變得脹脹的,而且你會好像感覺到對方某些東西,實際是什麼就難以啟齒了。可是你愛與狗的雙眼接觸,狗兒們也愛的。」

  「沒錯,還有些害怕與貓對望,因牠們好像對我有敵意,最望不透的也便是貓兒們了。」

  「我記得你童年時有個幼稚想法,是......」

  「喂,別說出來呀!每個人做小孩時,都有一些天真想法,唏!」

  「呵呵,讚美我便不說吧!」

  「禧零的記性很棒啊!」我無奈地說。

  禧零開懷大笑。

  「現在心情變好了嗎?」

  「嗯......只少沒有之前那般差。」

  「那麼下次再談,禧零累了,要休息了,你也早點睡吧!」

  「等等,我怎樣找到你出來?」

  「還記得我之前說是怎樣創造我出來嗎?」

  「當我感到孤單寂寞的時候!」

  「對,看來你開始明白了,我要休息了,再見!」禧零微笑說。

  「再見,禧零!」







<第二章續>
回頂端 向下
http://blog.yam.com/ty0dream0
翠月

avatar

文章數 : 48
注冊日期 : 2012-04-11
來自 : 月星球

發表主題: 回復: 嘗雪夢   周日 9月 14, 2014 1:27 pm

 第二章
熟悉的聲音


  她,又再次出現了!今次樣貌雖不清晰,但我聽見她的聲音。

  我和同學 們在她的帶領下,等待升降機的到來,耳邊除聽到同學的談話內容,還聽到她忙碌地控制在場秩序的聲音。升降機一打開門,人潮一擁而入,內裏的環境十分不平 凡,影入眼簾的是無邊無際的夜空,抬頭可看到無數的繁星,當我還在沉醉此景,突再次聽到她的聲音響起,叫學生們圍住她,靜靜地聽講解,我正要步向她方時, 夢境變了…

  我出現在一個很大的課室裏,隱約聽見黑板前的她在滔滔不絕地說書,看看周圍的環境,同學們已收拾好書包,靜待放學鈴聲響起。我無心聆聽,只顧在四圍張望,她說什麼我一句也沒聽到。

  忽然,感到一團毛茸茸的物體,在腳旁出現,定神一看原來是一隻狗,我興奮地壓低聲音說:「波波,怎麼會在這?」 問完,才覺自己笨了,波波是聽不懂人語的,只見牠向著向瘋狂地搖動尾巴,看此知道牠也很高興見到我。

  雖然我不知牠怎樣進入課室的,但還是再對波波說了一句笨話:「不想被其他人發現,便不要作聲啊!」

  這次波波像聽懂的停止搖尾動作,乖乖地坐在我身旁,雙眼傻傻的望著我。此時,身後卻傳出校長的聲音,我急忙地 向波波說:「快走!」波波臨走前向我流露出依依不捨的目光。

  牠走了後不久,放學鈴聲隨即響起來,我不等待「起立,敬禮」儀式,便抓起書包打算衝出課室,尋 回波波蹤影,當我正要和她擦身而過時,我看得見她樣子,也知道她是誰了,想向她禮貌地說一聲再見,可惜被一股神秘力量卡住了喉嚨,這便無聲地離開課室。


  夢境再一變,在學校的走廊上,我向著她低頭哭泣,我清楚的聽到她對我說了一句說話:「這麼輕易地被訓導主任責罵至泣不成聲。」
  噢,影像又淡化了,我又要睡醒了!


  我揭開報紙閱讀,看到一則新聞便嘆氣了。

  「為何在搖頭嘆息?」

  「又多一個內向的人,選擇放棄生命了。」我凝視著那則報導答。

  「世上真的不能容許有此類別的人存在嗎?」

  禧零在思考中。

  「曾經問過人一個問題......」

  「性格會否是天生的呢?」禧零搶著說。

  「那麼答案你知道啦!」

  「當然,答案卻是你最不想承認。」

  「從小時候開始,性格早已定了,改變便要靠後天因素。」

  「可是報導中的,他們的放棄可能包含其他因素存在,感情、家庭、友情,有多少個確實只為了自己而想得到解脫的呢!」

  「在安慰我麼?」

  「不是,只想協助你分析,不要鑽牛角尖。」

  我感動得無言以對。

  「禧零?」

  「在。」

  「近來,我夢見一個人。」我轉談另一話題。

  「夢中情人?」

  「不是呀!」

  「仇人?」

  「不是。」

  「壞人?」

  「不。」

  「杏仁?」

  我斜視瞪向禧零。

  「呵呵,請說,禧零是最佳聆聽者。」

  「她不只出現一次,而是每個夢都有她的出現,但我不感到恐怖,不是有她的影像,就是聽到她的聲音。」

  「據禧零所知,發夢的原因是將平時所見的事物,零碎的投射到腦海中。」

  「你有和她對話嗎?」

  「有次曾經想說的,可惜被喉嚨卡住了。」

  「當時你感覺真實嗎?」

  「嗯......真實的,當中我還可以思考呢!」

  「我總覺得這樣的夢是帶有意思的。」我在沉思著。

  「那麼『她』是誰?你還未揭曉啊!」

  「究竟有什麼意思呢?」我太專心思考了,全然沒聽到禧零的說話。

  「喂!」禧零的聲音漸小地消失。


<第三章續>
回頂端 向下
http://blog.yam.com/ty0dream0
翠月

avatar

文章數 : 48
注冊日期 : 2012-04-11
來自 : 月星球

發表主題: 回復: 嘗雪夢   周日 9月 14, 2014 1:29 pm

 第三章
失落測試


  夢中的我望見她站在課室門前,當我經過她時,對著她說了一聲:「早晨!」

  在學校禮堂裏,在她及同學的人羣中,向台上的人大聲呼叫:「......男主角,神經病!」說完身邊周圍響起一陣掌聲。

   我 被她選為代表全班參加班際歌唱比賽,知道的時候真嚇了一跳。原本選好歌曲的,但到比賽當天,同學突然將改編歌詞給我,令我非常混亂,對比賽的心情緊張 起來,到我出賽時,卻弄了很久都未正式讓我唱歌。期間我左手緊握住歌紙,右手緊握住麥克風,將歌詞盡快塞入腦中,因歌夾雜英文、國語,真考起我了,這一弄 更讓下一班唱完了,這才再到我。我站在台上深呼吸一口氣,正要開聲唱了......

  啊!不要在重要的時候睡醒,不要呀,嗚嗚!
 


  「幹什麼發呆?」

  「在想什麼?」

  「又不回應禧零了。」

  「我想去一個地方,禧零願意陪我一起去嗎?」

  「無論你到天涯海角,禧零都願意與你同行。」

  「何時學來此肉麻對答?」

  「呵呵,秘密!」

  我在臨出門時,不忘從抽櫃中取出一部錄音機,放入褲袋裏。

  到達K房後,選了一首最愛歌曲,拿起麥克風,身旁放置錄音機,歌曲前奏響起,這時心情緊張得「卜通」地亂跳,禧零卻驚訝呼叫:「你不是害怕再踏入此地半步嗎?你忘記了在這兒發現了一個殘酷事實嗎?」

  我心一怔,那件事從沒遺忘,腦海隨即浮現當時的回憶片段——朋友見我只坐著不唱歌,便讓出一支麥克風給我,可是當時卻播放一首國語歌,拿著麥克風的我勉為其難開聲,音節近乎胡亂地唱去。

   聽著自己的歌喉,真感到莫名的興奮,但朋友卻對我說:「你為何不唱呀?」我隨即感到萬分驚訝,心想:「一直都在唱啊!他們聽不到嗎?」之後,將聲線調 大,但還是被問及那個疑問,我不管是否在唱用盡所有氣力一叫,這才聽到透過麥克風傳出微弱的聲音,那刻我發現了一個恐怖的事,原來過去多麼年來,說了的話 根本是沒有人會聽到的,就像等於從來沒說過的感覺,實在太恐怖了,我拋下手上的麥克風,便轉身奪門離開......

  我奮力搖頭,深呼吸一口氣,集中精神放於歌曲中。

  「我是一隻小肥熊,最愛攬住碌木發嚕囌,動作姿態懶洋洋......」

  我唱到這便停止了,將錄音機放近耳邊按下重播鍵「我是一隻小......」,我手一鬆,錄音機滑落到地上。

  「測試......失敗了。」我沮喪地說。

  「嗄?你在說什麼?」

  「測......結......夢......過......想念......去......」我已哭成淚人,說得語無倫次。

  「什麼?在說什麼?你冷靜些,來試下吸氣呼氣,令情緒平伏。」

  我跟著禧零的指示去做,情緒也漸漸安靜下來。

  「現在慢慢地訴說,來吧!」

  「原打算來這裏是想延續夢境未完的事情,想將夢變成事實,可惜得出悲慘的結果......」

  「你又夢見『她』嗎?」

  「嗯。」

  「這次你有和她說話嗎?」

  「有。」

  「為何你每次夢見她後,都會心神恍惚呢?」

  「她的出現真的令你影響那麼大嗎?」

  「『她』究竟是誰?」禧零連續發問三個問題,但我卻沒有答話。

  「其實你根本還未肯接受現實,繼續思念過去還想多久,你的過去回不來的,執著只會令自己難受,是時候學習放下了。」

  「不,我不想放棄!」

  「過去的是存在又如何?孤獨時有禧零陪伴你身邊嗎?別再欺騙自己了,放下過去吧!」

  禧零的話有道理的,可是我真的不甘心,向禧零作出此反應:「不要再說,我不想再聽!」說完,我衝出房門,衝到街上,在沒留意交通燈路情況下,衝出了馬路。

  此時,我隱約聽到禧零接近驚呼地說:「小心!有車......」一輛貨車正迎臉高速駛至我的方向。

  「快避開!」禧零在大叫。

  我沒聽禧零的話,不打算閃避,只留在原地閉起雙眼......

<第四章續>
回頂端 向下
http://blog.yam.com/ty0dream0
翠月

avatar

文章數 : 48
注冊日期 : 2012-04-11
來自 : 月星球

發表主題: 回復: 嘗雪夢   周日 9月 14, 2014 1:30 pm

第四章
雪糕車


  在寧靜的空間裏,我聽到「吱」的一聲,隨後便聽到一陣刺耳的喝罵聲,此刻才慢慢睜開雙眼,望見那輛貨車停在面前不到半米,而喝罵聲是由貨車司機發出。

  「想找死到別處去,害人害己!」貨車司機激動地對著我大喝大罵。

  「沒撞死你,但撞傷你,也會一身蟻......幸好我副職當飛車特技人......」

  司機愈說愈多,還開始自吹自擂,我不理會他,轉身離開馬路中心。

  「你剛才為何不走避?」禧零生氣了。

  「沒必要。」我平淡地回應。

  「難道你早知不會撞倒你?」

  「嘿,我才沒有什麼未卜先知的能力。」

  「禧零,對不起!」

  「嗄?」

  「剛才在K房時那般對你,對不起!」

  「禧零願意接受你的道歉。」

  這時,我聽到一段熟悉的音樂。

  「看!是雪糕車。」我開心大叫著。

  「我想......」

  「想吃便去買吧!」

  「不是。」

  「什麼嘛?」

  「我想潛入去!」

  「怎可以?」禧零瞪大雙眼望住我。

  「車上只有一個大叔,只要趁他上洗手間的時間,衝上車便可。」

  「這......好像是做壞事似的。」

  「不是好像,是事實。大叔離開雪糕車了,衝呀!」

  我靈巧地拉開車門,輕易跳上車,迅速關上車門,正要鬆口氣時,背後響起一把聲:「劫車?」

  我回頭望向聲音來源,站著一個五官端正、眉清目秀、身材標準,看來只有廿餘歲的少年。

  他見我沒答話,逐給了我一杯雪糕:「吃這個嗎?」

  「嗄?」

  「吃嗎?」他再問。

  我伸手接他手上的雪糕,以舌頭嘗了一口,是最愛的薄荷朱古力味,瘋狂地吃著時,他問:「你叫什麼名字?」

  我沒抬頭,望著手上的雪糕想了想,才以微弱聲線答:「禧零。」

  「禧零?」

  「嗯。」說完,繼續吃著。

  「你......冒認禧零!」禧零向我投訴。

  「沒關係啦!」

  「那麼收回你的版權費。」

  「這個對我沒效。」


  「什麼?」

  「不是說過『我是你,但我叫禧零,而我聽到是因為你創造我出來的。』既然我是名字創造者,我便有權將此使用,而期間不需徵得同意,亦即時冒認罪名不成立,版權費不需負責。」

  禧零無言。

  「堂費由控方支付。」

  「控方願意庭上和解。」

  我還想和禧零說下去時,聽到他對我說:「我叫奕希。」

  「嗯。」

  「好吃嗎?」

  「嗯。」

  我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對奕希發問:「據我所知雪糕車沒有賣薄荷朱古力味的......」

  「因只此這車是做特別推廣用途,再試下這個。」奕希給了我甜筒,甜筒上的雪糕球顏色是紫色的,難道是葡萄味?

  「味道如何?」

  「嗯......薰衣草......」我感覺到全身在放鬆狀態。

  「好想睡一會......」我擦擦眼睛後,便進入夢鄉。
 


  夢中有她,也有一班同學。

  我們正站在一個可以容納所有人的課室中,我們很開心的和對方再見面,這時我聽到她對同學們問:「現在應該做什麼?」

  「上堂!」我們齊聲回答。

  「是先起立敬禮。」

  隨即有人大叫:「起立!」之後我們一班同學很整齊地站立。

  在聽著她說書時,突感到身後有東西弄到我,回頭一望,認得那同學是經常欺負我的,我隨即怒瞪他一眼以作警告,便繼續聽書。可是,我還是感覺到他繼續,我索性轉身破口大罵他:「道歉!」

  那時的感覺到所有人的目光投向我的。

  「撞倒你麼?」

  「是!」

  「那麼......對不起吧!」之後就聽到身邊響亮的拍掌聲。

  她和同學都在夢中,我忽然大聲地對同學們喝道:「閉嘴!」然後向她抱不平地說話。

  「你睡醒了嗎?」奕希說。

  「嗯。」

  「剛才見你嘴角泛起笑意,一定發了個好夢。」

  「我......你......我為何覺得有睡意呢?」

  「哈哈!因我剛才給你吃了睡魔甜筒嘛。」

  「睡魔甜筒?」

  「不用我解釋吧!」

  「又是只此一車吧!」

  「對。」

  「天色夜了,你是時候要回家了,明天再來吧!」

  「明天?」

  「你不想嗎?」

  「不!」

  「那麼明天同一地點,同一時間上車,我等你。」奕希對著我笑說。

  「好!」

  「明天見,禧零!」

  我揮手向奕希告別。

  「真想快些到明天。」

  「你趕快回家睡覺便能願望成真了。」


<第五章續>
回頂端 向下
http://blog.yam.com/ty0dream0
翠月

avatar

文章數 : 48
注冊日期 : 2012-04-11
來自 : 月星球

發表主題: 回復: 嘗雪夢   周日 9月 14, 2014 1:31 pm

第五章
抉擇


  在課室內她舉起一疊A4紙,說要現在測驗,班中所有同學無奈地嘆氣。她親自走到各同學的座位派發,當她將測試卷放到我桌上時,向我說了一句說話。

  我們在苦思著測試卷的問題,卻從門口突傳來:「禮堂有歌劇看,即將開場了!」之後我便見到近門口的第一行至第三行同學全部衝出門口。當時她說了一句說話。

  其餘留在課室的同學,繼續埋頭苦幹地做著,可是不再是做測驗,而是填顏色,坐在我後面的是男同學,他不停地在我耳邊煩擾,我便對他說:「你再煩我,就將黑色顏料不填在紙上,改塗在你臉上!」

  我被同學孤立,獨自走到一個有蓋街頭睡覺,期間我見到她走來,硬塞了某些物件給我便離開了。
 


  我依時到達昨天的地方,途中已聽到雪糕車音樂,奕希果然在等著。我等待大叔離開,便一箭衝上車,映入眼簾的便是奕希對我表示歡迎的笑容。

  「禧零很守時啊!」奕希展露出陽光燦爛的笑容對我說。

  「也要大叔守時才能的呢!」我被奕希的笑容感染,禮尚往來送他一笑。

  「今天有什麼雪糕試吃?」

  「這次要先付出,後品嚐!」

  「噢......」

  奕希打開冰箱,隨即眼前一亮,裏面有許多色彩繽紛的雪糕。

  「我們一起自創混色雪糕球產品吧!」

  我還以為奕希會對我說:「我們一起征服雪糕!」可以動手創作,也算不錯的主意。

  「一個雲呢嗱甜筒!」突有一把男聲大叫。

  我們同一時間望向聲音來源,原來有客人來買甜筒。

  「這車沒有售傳統的,只有具創作特色的發售!」奕希對那男客說。

  「那麼有什麼特色雪糕選擇?」

  「選擇權在製作者中,客人只需在品嚐後,覺得產品如何,價錢會由你的味蕾而決定。」

  「多少錢都可以嗎?」

  「沒設下限,也沒設上限的。」

  「好,就來一個特色的吧!」

  「禧零來試一試吧!」奕希對我說。

  「我?」

  「是呀。」

  我戰戰兢兢地製作,將黃色、橙色和白色混合,之後便給客人。客人接過雪糕,隨即吃了一口,見他沒說話,只不停搖頭,從褲袋取出一百元交給奕希,「味道很奇怪,但我喜歡這個,我覺得值一百元。」說完,開心地離開了。

  「禧零很厲害啊!」奕希向我指示手上的一百元紙幣。

  「幫它起個名字吧!」

  「就叫『奇怪』啦!」我說。

  「不錯的名字。」

  我們就這樣開心的工作了,期間無意中我碰到奕希的手:「你對手很冷啊!」

  「接觸太多冷藏食品罷了。」

  「你很不快樂嗎?」奕希轉移話題。

  「......何以這問?」

  「因名字出賣了你。」

  「......」

  「『禧』含義有快樂、歡欣的意思,但配合『零』便解作成歡樂零蛋了。」

  「在夢境中的我,所看到的、聽到的、觸碰到的也很真實。若真的會有一天一世在夢中生活,見著夢制造機的製成品,你會樂而忘返嗎?」這次到我轉移話題。

  「我選擇不會。」

  「為什麼?」

  「我覺得夢境如何美好,也不是真實的,而且你是不能控制夢制造機的,惡夢還是會來的。禧零有煩惱,而且還關於夢的,對嗎?」

  「......我經常夢見一個人,那個人在現實生活中是認識的,但已有一段時間沒聯絡。她每次的出現,我便會發一些很奇怪的夢,但我喜歡那些夢,因我夢見真正的自己......」

  「你應該不要再沉迷夢境所發生的事。」

  奕希說法和禧零一樣。

  「為什麼不?」

  「希望在明天,明天會更好!」

  「吓?」

  「過去的事怎處理,我不會理會,但不要再與真正叫『禧零』說話了。」

  奕希不可能知道禧零的存在的,不可能的!

  「『禧零』根本是不存在的,你只是在內心分析兩個角色,這不過是自言自語,你困在自己所創造的空間中,請建立一道門,然後轉動門柄,將之打開,踏出來吧!」

  「禧零是我,我是禧零!」禧零是我最好的友伴,是存在的,是存在的!我激動地向奕希咆哮後,拉開車門,與門外站著的大叔撞正,但我沒說一句道歉說話,便離去了。

  「小畢!你是否出現了!」大叔向車內大叫。

  「小畢為何不願意出來與舅父見面?」

  「剛才的少女肯定見到小畢的!」大叔回到車內。

  「小畢弄哭女孩子嗎?」

  「喂!不喜歡我問便算,別搗亂工具位置,舅父年紀大,記性差。」大叔叫停小畢搗蛋行為。

  「呵呵!」奕希在一角偷笑著。


<第六章續>
回頂端 向下
http://blog.yam.com/ty0dream0
翠月

avatar

文章數 : 48
注冊日期 : 2012-04-11
來自 : 月星球

發表主題: 回復: 嘗雪夢   周日 9月 14, 2014 1:33 pm

 第六章

  她的影像很模糊,那麼像第一次見她的情況呢?

  她開始變淡了,與她的夢是時候完結嗎?
 


  「不,不要呀!為什麼?為什麼她要消失?」我從夢鄉中醒來。

  「......禧零在嗎?」

  「禧零出現吧,好嗎?」

  「禧零和我說話吧!」

  「不是說過當我感到寂寞孤單時,你便會出現嗎?」

  「我相信你是存在的,出來和我說話。」我愈說愈感到悲傷。

  「不是很想知她是誰嗎?出來與我說話便告訴你。」

  我一直在呼叫禧零,可惜還是沒聽到禧零的回應。

  「她要離開我了,禧零也離開我了。」

  「不!禧零在生氣罷了,氣我昨天沒找禧零說話。」

  「......抑或是奕希捉走了禧零?對,是他沒錯了!禧零,等我來救你!」

  我到達雪糕車後,沒看清楚車內環境便大叫:「奕希,還我禧零!」

  「奕希?小妹妹真的的見過小畢嗎?」大叔追問我。

  「小畢?誰是小畢?」我問。

  「小畢的全名叫畢奕希,小畢是他的乳名。」

  「小妹妹,看到他在車上嗎?」

  我此時才環顧四周,看見奕希在某角落向我微笑揮手,我便對大叔說:「他在。」

  「哪裏?」大叔興奮地問。

  「那邊。」我指著角落說。

  大叔望住我指著的方向一會兒後,便見他失望搖搖頭,低聲說:「小畢為何不准我見他呢?」

  「大叔看不到嗎?」我感到事情詭異。

  「嗄?小妹妹,小畢沒告訴你嗎?」

  「告訴什麼?」

  「小畢在十八歲那年,為救一個在馬路拾皮球的小朋友,而 去世的。因他只小便跟著我在雪糕車上工作,在小畢離世後,原打算向公司調去其他車工作,以免睹物傷情,但期間其他同事在這車工作時都發生怪異事件,甚至被 嚇至所有同事都不願使用此車工作,後來我輾轉再到這,期間沒什麼事發生過,有天我忘記關上冰箱門,第二日回到車,冰箱門貼上一張便條『舅父,雪糕差點兒變 成奶昔啊!』,那刻我才明白那些怪異事件,是由小畢這搗蛋鬼做的。後來公司認為我到了退休年齡,便打算將我辭去,當時我向公司請求,將這雪糕車賣給我,公 司初時不肯,但最後作出一個條件,就是將每月七成的營業額、設備維修及貨源補給歸公司。就這樣我便和小畢像從前一樣一起工作,只是我看不到他的樣子。」

  「小妹妹能幫我叫小畢,別再趁我外出時調亂工具嗎?」

  我望向奕希,見他搖了搖頭。

  「他搖頭。」

  「唉,算吧!小妹妹找小畢,我一會兒回來吧,你們慢慢談。」大叔步出車廂。

  奕希走到我前面,伸出手摸我的頭說:「回去想清楚了嗎?」

  「禧零走了......」我含著淚抬頭問他。

  奕希以溫柔的聲線對我說:「終願意開啟心窗了,沒有了禧零,你都可以生活的,其他朋友在等你的。」

  「但......朋友已不理會我了。」

  「用心與朋友重新再建立友誼關係。」

  「可是......」

  「只有單一方作出主動是會感到疲倦的,友誼應該由雙方去協力去連繫,這樣才是真真正正的『友誼永固』。」

  「我怕......」

  「人生是得到磨練才成長的,失敗了便來過,只要堅持,朋友會被你的毅力而感動的,記住『希望在明天,明天會更好』的啊!」

  「嗯。」

  「奕希有後悔當時救了那小朋友嗎?」

  「沒有。」

  「但那小朋友令你沒有明天......」

  「但我能以這姿態去幫無數的迷途小羔羊。」

  「奕希,謝謝你!」

  「你還欠我品嚐雪糕呀!」我忽然想到說。

  「早已為你準備好了,為食豬!」

  「有奶昔嗎?」

  「那要等舅父再次忘記關冰箱門才有。」

  我們開懷大笑,車門突開啟,大叔回來了,見我笑著便問:「有什麼可笑?」

  我沒有回應大叔,只比剛才笑得更開懷。



<全文完>
回頂端 向下
http://blog.yam.com/ty0dream0
 
嘗雪夢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文創動能【作家俱樂部】《◆ :: ◥∫∮翠月‧尊區∮∫◤ :: ~<》翠月‧專區《>~-
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