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創動能【作家俱樂部】《◆

~>▼最強潮青作家原創新代文學領域▼<~
 
首頁常見問題搜尋會員註冊登入

分享 | 
 

 《相濡以沫》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發表人內容
如歌水色

avatar

文章數 : 1
注冊日期 : 2012-04-11

發表主題: 《相濡以沫》   周五 4月 20, 2012 9:08 pm

(一)

  「After all,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在一部電影的結尾,一無所有的女主角站在台階上笑中帶淚地說。

  可我們都知道,地球是那麼一顆美麗而孤獨的藍星,在廣闊深邃的宇宙裡默默自轉,伴在她身邊的,是與她沒有任何交集同樣寂寞的星球。她的過去、現在、將來,永遠是一成不變,這種一成不變像宿命般存在,將直到她消失為止。

  活在這個藍星的我們明日嶄新的生活很多時候也是陳舊的,我們所盼望的截然不同的明日其實是在重複今日所進行的,這些,人們稱為『平常』。

  我滿足於這種乏善可陳的平常生活,彷彿被困在荒島裡,局限於時空中,地域和時間也與這個世界完全割裂。生活是一個沒有終點的圓,從起點開始,在終點重新開始。」

(二)

  周而復始的生活讓香草覺得她的生命似乎定格在十九歲。猶如被突如其來的火山灰瞬間掩埋的龐貝古城,凝固了她最後的姿態。

(三)

  男人說:「妳在這裡等我好嗎?我去把她帶過來。」

  沒來由地,十九歲的香草生出一種他永遠不會回來的感覺。

  她伸手想去拉住他的手臂,但蒼白纖細的指尖在碰到他前縮開。她知道他是去尋找他的愛人。那一刻,她恨不得他去死。也許是魔鬼聽見她的呼喚,三秒後,男人的身體被車輪輾得支離破碎。

  那是2001年12月24日下午8時49分52秒,平安夜的晚上,但她聽不見任何福音。

  尖銳刺耳的剎車聲掩蓋一切,節日的燈飾似乎變得黯淡下來,像是誰在閉上眼作短暫的默哀。

  她目不轉睛看著那血肉模糊的物體,不覺得恐怖,只是覺得陌生。

  她是他的骨肉,她體內流著他的血,但她無法辨認出那團肉泥究竟是不是他。原來一直她最驕傲的血脈相連,也不過是見骨是骨,見肉是肉,誰也認不到誰。

(四)

  香草的博客有一個新留言:「我今天回來。」

  打從博客啟用至今,這是第一個留言。她知道是誰。她的博客是需要密碼進入,密碼是20011214,就是那年那天。只有她和「她」知道。因為她們在同一天失去同一個愛人。

(五)

  是的,愛人。

  佛洛依德認為每個女孩都具有伊拉克特拉情結。香草對此深信不疑。那是一種對父親的愛慕,並對母親的敵視。當那種感情一直延續,並昇華,就是病態和罪孽。

  但她把一切掩飾得很好,像電影裡完美的犯罪主角,偽裝無懈可擊,讓整個世界蒙蔽在她的謊言裡。

  誰也不知道她是那麼興幸她的童年沒有母親。那個女人貪慕虛榮,拋夫棄女,真好。都說爸爸是女兒上輩子的情人,也許這輩子也會是的。她會努力讓他愛上她,如果「她」並不存在。

  卓姍姍。

  她親愛的情敵。

(六)

  卓姍姍是被囚禁在城堡裡的公主,等待著她的騎士來營救。可是她一直沒有等到她的騎士。

  第一次,她等來的,是個披著騎士盔甲的魔王。

  她一心一意以為他會把她帶到美麗的仙境裡,但他卻把她拖進地獄。她從被後母虐待的貧窮女孩變成穿梭於曖昧夜色裡賣淫女郎。於是公主再次落難,公主再次等待她真正的騎士。

  她記得自己究竟等了多久,她的日子似乎是用身上的瘀傷來計算的,前次的傷還沒有消失,新傷已落在身上。不過她一直堅信「After all, tomorrow is another day.」終於,她還是等不到騎士,但她等到那個落魄英俊的男人救了她。

  卓姍姍說:「求求你,帶我走吧!」

  男人的面上是懦弱的掙扎,那不是勇敢的騎士擁有的神情。不過像他這種無權無勢的小人物,卑微到塵埃裡,自會長出一朵堅韌的花,不顧一切地萌芽、成長,風雨不倒。

  他拖住她的手,雖然在顫震,但十分有力。他帶住她逃離身後喊打喊殺的叫聲。

  那一刻,卓姍姍覺得自己的靈魂飛了起來,飛越高山,飛過河流,飛上雲端……飛到世界的盡頭。她愛上這個拯救她的男人。儘管他不是真正的騎士,儘管他有很多缺憾,但她欣然接受。

  男人說要給她一個家。他以為每一個女人都渴望男人給予她們安定的承諾,說到底,那是他的自以為是,她並不想要。她只想隨他遠走高飛,而不是停留在某處。

  她猶豫著好不好告訴他,她有些積蓄,他們可以嘗試遠走高飛。只是純粹的嘗試,讓她絕念,再沒有遺憾。

  後來,男人死了,一切也不必再苦惱。

  她不再是在城堡裡等待騎士的公主,她是那條幸福破碎的小人魚,化成泡沫飛往一望無際的藍天。她離開這個城市,漫無目的地前往未知的地方。

(七)

  卓姍姍在深夜按響香草家的門鈴。簡單的梳洗過後,她們擠進屋子裡唯一的床舖,面對面側躺著,誰也沒有說話。

  寂靜的夜裡,流淌進來的如水月色似乎有些涼意,屋子裡時鐘的「嗒嗒」聲異常清晰。

  從2001到2011年,十年過去,她們從十九歲的少女蛻變成二十九歲的女人。

  卓姍姍似乎還是香草記憶裡的卓姍姍,化著厚妝,有種滄桑的嬌艷,像朵飽經風霜的玫瑰,一直盛開至糜爛,淒絕、壯烈,到花落成泥的一刻仍不放棄向世人展示自己的美麗!卓姍姍的妝容是面具,真正的洗盡鉛華的素顏則隱藏在黑暗裡,她無法看清,也沒有想看清的慾望。

  她們原是兩顆平行時空裡沒有任何交集的藍星,是男人的存在扭曲了屬於她們的空間。

  香草敵視這個女人,但她並不恨她。有時候人是因為仇恨而敵視,但有時候敵視與仇恨其實沒有多大的關係。

  這個女人,與他有過讓她妒嫉的親密關係,所以她很樂意幻想這個女人身上仍然殘留著他的氣息,他的靈魂,也許還有那麼一點兒依附在這個女人身體裡。也只有這個女人,會跟她一起懷念那個渺小不出色的男人。

  香草開口道:「抱我吧。」

  卓姍姍以行動代替回答,香草微笑回抱著她親愛的敵人。

(八)

  很久沒有人這樣不帶一點情慾和輕蔑抱著她了。卓姍姍有些懷念,也有些傷感。

(九)

  清晨,卓姍姍開始收拾行裝。

  她是無根可依的浮萍,短暫的停留是疲憊的假象。她到底是要離開的。

  香草在她身後問:「還會回來嗎?我一直都在。」

  她老實說道:「不知道,流浪是我的歸途。」

  未來,是無法預期的。After all, tomorrow is another day.說出這句話的郝思嘉也不會知道明天迎接她的究竟是什麼。卓姍姍也是。她不清楚自己的歸期,也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有歸期。對於嶄新的一天,她一無所知。

(十)

  泉涸,魚相與處於陸,相呴以濕,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
回頂端 向下
月下雪

avatar

文章數 : 33
注冊日期 : 2012-04-11
年齡 : 23
來自 : 香港

發表主題: 回復: 《相濡以沫》   周日 8月 26, 2012 10:31 pm

有種讓人心痛的感覺呢 Sad
回頂端 向下
http://wendylau1221.pixnet.net/blog
 
《相濡以沫》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
◆》】文創動能【作家俱樂部】《◆ :: ◥∫∮如歌水色‧尊區∮∫◤ :: ~<》如歌水色‧專區《>~-
前往: